Tuesday, 8 March 2016

一個充滿思念和愧疚的早上

不知道會是這樣子的星期一早上。。。

(就在我決定要把這件事情記錄在部落格的當兒,我突然間腦海裡閃了一下。。。
啊! 幾天前不是才夢到你嗎?真的是這樣子巧合嗎?)

話說;剛剛和依顏游晚了晨泳之後就在附近時常去的那間咖啡室吃早餐。park好了車子過後自己忽然想要吃「經濟米粉麵」,所以就走到了咖啡室對面一輛停在路邊的囉哩小販攤子去買。。。然後,就在那裡遇見了auntie(肥妹的媽媽)!

Auntie也認得出是我,所以自己就走上前去問候打個招呼。令我驚訝的是auntie竟然記得我的名字...
“啊, 志成! 好久不見了,你們都跑到哪裡去了?”
Auntie!我們都還在檳城啊。。。 各忙各的,我們也很少見面了。。。
不過;每年都會去「看」志騰!。。。”

這時候,經濟米粉老闆突然打岔,
“sorry一下。。。請問你的米粉面要不要辣椒?”
“喔。。。要青辣椒就好!”

回過頭來,auntie 繼續說,
“喔!對了。。。那天我收拾志騰房間的時候,找到了他以前演戲的衣服,那個媒婆的,還有一堆東西。不知道要怎麼辦,給別人人家也不要。。。”
“喔。。。這樣子啊。。。那不如就交給我好了。幾時方便我過來跟你拿。”
“那就好。。。給我你的地址,我載過去給你。。。”
“不用那麼麻煩Auntie。。。不如這樣子吧。如果Auntie待會兒在家的話,我吃完早餐大概1130am就過來你家跟你拿。。。OK嗎?”
“好。不要太遲喔。。。我12點過後要出門。”
“好的  好的。。。”

然後;auntie想要幫我給錢請我吃早餐。我當然不好意思的急忙把錢塞給了經濟米粉老闆!
“Auntie。。。不必客氣。好啦,待會兒見!”

回到了咖啡室。
依顏坐在那裡等著。我跟他說那是Tom的媽媽,然後大略的解釋發生了什麼事。
依顏只見過Auntie一次。那時候我們剛從英國回來,參加了肥妹的妹妹的結婚晚宴。。。
那已經是5年前的事了,依顏當然不會記得!

匆匆吃完我的「經濟米粉麵」過後;就急急忙忙的上路!

因為已經很久很久都沒來訪,結果兜了兩圈才找到肥妹的家,
Auntie也剛好才買完菜回到住家park好車子。。。她了招手示意叫我跟著她進去屋子

我的腦海一直反反覆覆的好像記憶斷片似的閃起了很多很多的舊回憶。
一面和Auntie 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哇! 屋子裝修了很美哦。。。”
“很久沒來了,還記得怎樣來?”
我當然沒有告訴她我才剛剛彎錯了路去錯了地方。。。

然後;auntie打開肥妹的房間,搬出來一個箱子。。。
她說她也不清楚裡面還有什麼,叫我自己先看看吧。
然後;auntie又拿了以前肥妹去世後在報章上的報導,
裡面有提到他之前在檳城劇場的一些大大小小的演出和貢獻。

然後;我問 auntie介不介意我用手機拍一些肥妹b生前擺設在房裡的相片。。。
“我當時還在英國沒有回來出席他的告別儀式。。。” 
言畢過後自己眼睛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沒關係的,他會明白的。。。你儘管拍吧!”

然後;Auntie就一面看一面一張張的說出相片裡面的一些名字。。。
都是肥妹生前身邊的一些好友,還有一堆鍾靈的學弟。
有的名字很熟悉。。。都是以前肥妹口中常提到的人。
但是;現在感覺很遙遠很遙遠了。。。

然後;腦海裡斷片依然閃過一幕又一幕的。。。

我們之間依然一問一答的對話。
志騰的妹妹還住這裡嗎?”
有啦。。。一星期回來一次。。。”
“那auntie你一個人住還OK嗎?”
“還好啦。。。有時候,阿姨(auntie 的妹妹)會過來住。。。”
“auntie還在工作嗎”
“在北海工作。今天要去送殯所以請假。。。”
“auntie 身體還好吧。。。”
“還好啦。。。腳會痛。想要去學游泳當作減肥也好。。。你的腳也不是很好啊?”
“是咯。。。天生的,沒辦法! 所以我常去游泳。neh!就在farlim那邊。。。”
“喔。。。那我也要去了,要找個教練來教我。。。哈哈 沒有時間學啦。
有時候也去慈濟那邊。。。志騰以前就常叫我過去慈濟啊。。。。“

(聊啊聊啊聊啊。。。)

最後;我跟 auntie拿了電話,也給了我的電話。。。
“auntie,以後有什麼事要找我們的話就聯絡我吧。雲峰的電話你還有吧?”
“雲峰啊。。。我也忘了有還是沒有。。。”

臨走前跟 auntie說掰掰。然後;auntie站在門口目送我回到車子。
耳邊傳來“你們要多來喔。。。”

而我;竟然慚愧的頭也不敢回。
“Auntie。。。對不起喔!讓您久等了。。。”
默默的在心裏說。

——————————————————————————————————————

之前閃過的斷片裡面有:

最後一次自己坐著車子來’豆乾厝“這個地方,
應該是肥妹身體出了狀況之後的事了。
那時候;我都會駕我那輛舊舊的4828來這裏載送他到阿依淡源藥房去看醫生,
有時候是陪他去複診。。。
有時候也會載他去南華醫院。。。
不要問我去做什麼,因為當時我真的不清楚他去做什麼。
我只知道他需要transport,需要有個人陪’。。。
而且;他就是那個樣子;他不會跟你說任何不好的東西,也不喜歡’交代’。。。
所以;我都只是乖乖的我需要做的。

屋子裡的廚房。
曾經有過那麼一個中午,肥妹和我兩個人躲在這個廚房裡一起忙著弄一飯菜
那時候的他還在報館上班。他想要寫一份關於Nyonya道地美食Nasi Ulam的專欄報導
從準備材料到弄菜到拍攝成品到寫稿都自己一手包辦!
之前的晚上,肥妹撥了個電話來問我隔天有沒有空幫他一起弄一道菜。
當時的我就只當做好玩,便也二話不說一口答應
其實;現在想起也覺得好笑,因為我那時候完全是對‘烹飪’完全一竅不通,
肥妹當時也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還是他太過天真!?
忘了整個烹飪過程是怎樣,只記得那個中午我切了很多很多很多的Lengkaruh 葉子和香菜。
我還記得拍完了成品相片之後,我們又把Nasi Ulam打包成很多很多很多的飯盒,
那個份量其實多到可以足夠20多個人吃喔! 
然後;肥妹就駕著車子和我還有很多很多很多飯盒到處去派午餐
報館裡的同事,還有肥妹的一些親朋戚友。。。(有幾個是我也認識的!)
那是一很愉快的回憶,尤其是我們兩個人在廚房裡一邊手忙腳亂的弄菜一邊搞笑玩樂。
一直到現在;每回看到Nasi Ulam都會想起這段回憶,還有肥妹的叫罵聲(他就是很容易就上火)。洪亮的聲音,講到大聲時會變得沙啞那種。。。  (其實;auntie 的聲線也是這樣子的!)
  最後一次進去肥妹的房間。
那時候的他躺在床上背朝天。。。
整個房間充塞濃濃的腐爛味。
Auntie一面一直重複的唱著”水長流。。。“,
一面用棉花和 tissue按肥妹背部一顆又一顆的傷口。 
傷口因為腐爛流出來的膿血,很快的染紅了雪白的棉花和 tissue 
Auntie就那樣俯身的坐在肥妹床邊一直重複著同樣的步驟
而我們幾個就只是圍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沒有人說出話來。。。
蘭蘭看了不久之後走出房間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想要嘔吐。
阿癲和我也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我們眼睛都紅了但又不敢哭出來。
只有雲峰繼續待在房間看著。。。
地上染滿紅血的棉花和tissue越來越多;
auntie歌聲依然不斷。。。。

那個晚上目睹的情景足以讓我畢生難忘。
但是;緣份這個東西就是那麼地耐人尋味;
也不知道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肥妹就突然間好像跟自己,跟大家都疏離了。

一直到現在;我都無法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心理上就永遠留著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一份遺憾。

好像永遠都回不過去的歲月,
一份無法圓滿的友情。。。。

——————————————————————————————————————

親愛的肥妹,

謝謝你在我曾經瘋狂的年少歲月裡留下的無數個快樂片段。
謝謝你一直以來給我無限的寵愛,給了我那個每一次都隨叫隨到的特權。

而我;就只能像現在這樣深深的懷念你。。。
並祝福你,每一天都快快樂樂,逍遙自在!
想你   愛妳喔!

———————————————————————————————————————
(有時候;思念真的就只能通過文字來宣洩。。。沒辦法!)

肥妹生前在舞台上穿過的戲服。。。 
4朵金花和我的合照。此景只可待成追憶噢。。。
只有多情的人才會把身邊的人都鑲入相中日夜相望。。。肥妹就是這樣子的感情豐富!
肥妹的房間門口。。。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